毗鄰上海中心城區的崇明陳家鎮擁有得天獨厚自然環境,任何人踏入這座小城都不能忽略這種生態特色,它常年空氣優良率達到92.9%,300平方公里的東灘濕地保留了原有的自然肌理和水系脈絡。該鎮的佈局也體現了城鎮與田園相交融、人與自然相貼近的新型城鎮總體格局。它的生態鎮、知識城、休閑地幾大定位為描繪出小城鎮的發展美圖。
      尤其是2009年長江隧橋工程開通後,交通的便利讓這些田園風光唾手可得,每到節假日,陳家鎮乃至崇明島都會陷入人滿為患的“擁堵”,久居城市的城區游客們都願到此享受自然之樂,要知道,此地距離市中心也不過是一個小時左右的車程。可問題在於,到了平常的日子,這些游客又往往不見蹤影。
      現象還不止於此,陳家鎮規劃2020年城鎮人口發展規模達21萬人,如今當地才6萬多人,而且所剩主要是老人與兒童,年輕人都進入上海市區謀求工作崗位。儘管陳家鎮也規划了國際教育研發區,能夠容納三四所高校在此辦學,上海外國語大學賢達學院坐落於此,開學季能有三四千人活躍於校園,但他們畢竟不是能扎根於此的消費群體。
      如果要在未來五六年內達到規劃的人口規模,現在每年就要增加2萬多人,平均每年人口要增長20%多才有可能。從當地最大生活社區裕安現代社區來看,目前已經建成三分之一,有3000多戶居民入駐100萬平方米的安置房,生活設施配套相對齊全,農民不僅住上樓房,而且通過拆遷每家都有多套住宅樓,五年後即可作為商品房銷售。生活條件的改善和家庭財富的增長,讓新型城鎮化成為可能。
      目前,陳家鎮的房價才六七千元每平米,相對於上海市區二三萬的樓市均價,這當然是窪地,但是購房者並沒有“蜂擁而至”,即便看重長期效益來此購房,入住率卻很低,哪怕購房者從陳家鎮的住宅到上班地點在一小時的正常車程內。原因何在?當地一家重要企業的負責人一言以蔽之,隧橋工程的高收費是制約人流的最大障礙。
      原來上海長江隧橋通車有效改善了崇明島、長興島的交通出行環境,但小型客車通行收費單程50元(長江大橋30元,隧道20元)、往返100元的定價標準,也給人流、物流帶來較高的門檻。公開信息顯示,上海長江隧橋的收費主體是上海長江隧橋建設發展有限公司,收費年限為25年。
      收費當然有一定道理,長江隧橋工程總投入在126億元,這些投入總需要逐漸收回,如今隧橋工程的工作日的流量在二三萬車次,若按照小型客車收費標準計算,每年的收費在5億元左右,若加上維護費用以及利息成本,確實需要25年左右才能回收投入。政府投資也需要算經濟賬當然沒錯,但問題在於,收回投入是否僅此過路費一途?
      比如崇明縣域財政把過路費包乾,讓車流免費通行,但是崇明縣2013年縣級財政收入才40億元,要拿出八分之一來給過路車輛買單恐怕也不現實,那些不太出入崇明島的居民或許對此也會有意見。不過,經濟賬卻不能光用這個來算,比如陳家鎮發展前景很好,人口規模不大,要談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明顯底氣不足。如果能夠讓其人口翻上兩倍,按上海人均GDP9萬多元計算,這新增人口對應的GDP就有120多億。
      當然,人口增多並不簡單地對應GDP增加,但這肯定是發展的前提,新型城鎮化需要產業的配合、人口的聚集,但是目前受制於隧橋工程的高額收費,人口遲遲不能增長,產業配套、生活配套都缺乏動力。上海市崇明縣陳家鎮建設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梁峻就直言,目前就是寄希望於軌道交通十九號線,屆時人口可能會呈現爆髮式增長。根據公開信息,這個規劃可能要到“十三五”期間才能建成。
      難道解決方案就是讓陳家鎮乃至崇明島更多居民苦等五六年乃至更長時間?這未免有些懶漢思維,隧橋工程的成本當然要收回,但是陳家鎮乃至崇明的發展也不能滯後,需要找到辦法來“放水養魚”。當前的崇明或者陳家鎮的財力固然不容易覆蓋每年5億元的過路費,但是五年乃至十年發展之後呢?放手讓陳家鎮這樣的上海中心後花園發展起來,人氣聚集起來,再通過增長起來的財政收入償還這個欠賬。
      要知道,上海城區跨越黃浦江的5座大橋和3條隧道也是在2000年5月1日取消收費的,當時要解決的不僅僅是收費造成擁堵的問題,更是支持浦東的開發開放。此後十多年,人流、物流加速後的浦東進入發展的快車道,其對上海的輻射效益遠遠超過與那八個收費項目。為何崇明不能享受同等待遇?至少也可以給予更多的優惠待遇。
      這樣的呼聲其實崇明也早已有之,只不過沒見回音,近年的上海“兩會”都有相關的政協委員和人大代表提出降低長江隧橋收費標準的意見,崇明縣的市人大代表專題調研小組也曾提交的《關於免收崇明車輛上海長江大橋通行費的調研報告》,該小組建議儘早解決免收崇明籍車輛上海長江大橋通行費的問題,以便切實發揮隧橋對崇明經濟發展的促進作用。只有算清楚這個賬,新型城鎮化才是真的以人為核心。
      今年6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建設綜合立體交通走廊打造長江經濟帶,討論通過《物流業發展中長期規劃》,會議要求改善物流基礎設施,完善交通運輸網絡,改進物流配送車輛城市通行管理,加快解決突出的“卡脖子”問題。陳家鎮乃至崇明島的收費瓶頸剛好就反映在其中,一方面是打造長江經濟帶不能少了長江入海口的上海崇明,物流業的中長期發展也不能忽略滬崇蘇大通道。“克強經濟學”的要義就是放權讓利,“物暢其流”既能明顯激活經濟,又能普遍惠及民生,地方政府何樂而不為?(田享華)  (原標題:新型城鎮化要算明白賬)
創作者介紹

試妝

xg82xgcob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